1. 首页
  2. 社会
  3. 正文

重庆钓鱼城遗址新发现南宋末年规模宏大建筑群

日前,记者从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了解到,在重庆合川钓鱼城遗址新发掘了一批南宋末期建筑群。专家认为,此次发现遗址的建筑规模和规格之高,在之前宋元(蒙)战争时期山城防御体系中前所未见,尚属首次。

  钓鱼城地处嘉陵江、涪江和渠江三江交汇处的重庆市合川区,占地2.5平方公里。宋元(蒙)战争时期,蒙古大汗蒙哥兵临钓鱼城,在当地将士顽强抗击下,蒙古大军不能越雷池一步。钓鱼城战争时长逾36年,是历史上有名的防御战。

  据介绍,此次考古工作主要聚焦钓鱼城护国寺、武道衙门和皇宫三个遗址点,完成发掘面积914平方米,新清理城门、城墙、石墙、院门、高台、井台、水井、水池、道路、房址、排水沟和灰坑等遗迹33处,出土各类遗物300余件。

  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袁东山表示,这些点状的建筑应该是一个整体的巨大院落,从揭露的城门、通道、墩台以及石墙来看,无论从石材大小还是砌筑工艺上都是以前未见的,“尤其是相距约60米的两个大型台基及其连廊,可能类似阙台,由此可以判断后面连着大型建筑,规格很高。”

  据史料记载,在宋元(蒙)战争时期,南宋军队采取依山制奇、据险而守的方略,修筑了包括合川钓鱼城、奉节白帝城、云阳磐石城、万州天生城、梁平赤牛城、南川龙崖城、忠县皇华城等数十座城池,城中有林木田池可供长期驻守,且各城相互呼应,构成一个庞大的依靠“山、水、城”一体的山城防御体系。

  袁东山表示,前述新发现有效填补了该区域宋代文化遗存的空白,为钓鱼城宋元战争山城防御体系、分区布局和结构功能研究提供新证,对进一步织补、缀合和重构南宋晚期钓鱼城的空间格局具有重要作用,也希望相关考古工作未来为钓鱼城大遗址保护、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世界文化遗产申报等提供新的支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737soft.com/society/65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