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订阅
  3. 正文

老人故意推倒摩托后去世继承人被起诉

来源:新闻晨报

维权半年多,被六旬老人故意推倒摩托车的车主陈先生,在等待法院开庭时,意外得知了老人去世的消息。伴随着他在社交媒体上公布这一消息,并表示会继续坚持维权,几乎没有意外地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有人毫无保留地支持他,但也有人抨击他胡搅蛮缠,甚至发私信说“老人半夜要来找你”;还有人揣测说他是“富二代”……

“现在有很多人说,老人(已经)去世了,这事已经不可追究了。但我觉得,犯错之后还是要有个态度,就算老人去世了,你的监护人、继承人还是要付出代价的。”深陷舆论漩涡中的陈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能让他们觉得‘我年龄大了,你就拿我没办法’。”

“是非再清楚不过”的纠纷

“有一段时间,天天早上洗脸的时候都会流鼻血,止不住的那种。”摩托车车主陈先生说,因为维权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他“经常做噩梦,睡不着觉,身体上火”。

这些巨大的压力,源自于一件“是非再清楚不过”的纠纷。

2022年6月25日,大学毕业刚刚三年、来沪第二年的陈先生迎来了一次新的搬家。

他至今清晰地记得,当天天气晴好,他满怀憧憬地搬到了浦东新区一个动迁安置房小区。当时,他花2000余元租下了这里的一个单间。

第一天入住,他发现隔壁楼栋门口两侧,停放着一些电动自行车。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他便效仿隔壁楼栋的邻居们,将300多斤的摩托车停在了自己租住楼栋旁的空地上。

当晚8点左右,陈先生通过楼上的窗户看到,自己的摩托车翻倒在地。

因摩托车受损较重,陈先生和物业一起调取了小区公共视频,发现是一位老太太所为。公共视频清晰地记录下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只见这名老太太缓慢地走到摩托车旁后,使劲将摩托车推倒,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

摩托车行的鉴定显示,陈先生摩托车的车损达16000余元。

陈先生试图找老太太赔偿,但对方态度强硬,拒不赔偿。

作为监护人,老太太的儿子也拒不露面。无奈之下,陈先生只能诉诸法律。

直到此时,陈先生才了解到,这位老人在小区内曾多次故意损坏他人财物,最终都不了了之。

陈先生说,可能是感同身受的缘故,这栋楼的居民从始至终都非常支持他。

得知陈先生为了此事报警后,一位热心的邻居主动跟他说,“等会警察来了,你艾特(指@)我一下,我下去说,可能是你比较腼腆,这种事情我们都忍很久了。”

舆论漩涡中的摩托车主

陈先生向推倒摩托车的老人索赔一事一经曝光,瞬间引起网络热议。

有人毫无保留地选择支持他,觉得索赔天经地义,甚至有人留言“此事没有结果,城市里别想有一辆立着的摩托”。

但,争议、质疑与猜测也接踵而至。

“有人说,你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和一个老人计较,有没有良心,有没有道德?”

陈先生说,甚至有网友毫无根据地揣测他是一个“富二代”,炒作的目的就是为了流量。

“有些评论真的特别难听,你不去想,那是不可能的。”陈先生说,实际上,24岁的他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打工人”。

陈先生1998年出生于湖北恩施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后来考上了武汉一所大学。

他曾面试过各种装修设计公司,后来跨专业进了武汉一家互联网公司。因为工资不高,他就想到大城市闯一闯,便一个人跑到了上海打拼。

或许是因为“从小在爸爸的摩托车上长大”,陈先生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摩托车。

刚工作时,除了第一个月的工资给家人买了礼物,他就一直开始为买车攒钱,“我比较节俭,两块钱一小瓶的矿泉水,都舍不得买一瓶”。

这辆被老人推倒的KTM-rc390摩托车,落地价格约6万元,是陈先生一点点攒钱买的

对他而言,这辆摩托车早已不仅仅是一辆交通工具,“更像是一个伙伴,不管你开心还是不开心,都会默默地陪伴你,可以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伴随着向推倒摩托车老人索赔所带来的争议与质疑,陈先生特别怀念一切还没发生之前的时光。

在摩托车被推倒前,他的周末都会留给骑摩托车,“武汉基本跑遍了,江苏也去过,本来还准备去上海的崇明岛、去浙江……”

去年4月,陈先生曾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过自己骑摩托车的视频。如今,这条视频下方点赞最高的评论是:“此刻的up主(指“摩托车主”)还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

一波三折的维权

除了维权带来的争议,维权过程的一波三折,也消耗了陈先生巨大的精力。

“这么小的一件事,事实非常清楚,证据也很明确,我本来以为很快就能解决掉。但实际情况却是,车子损失的鉴定就花了一个月,给老人精神鉴定花了两个月,直到老太太去世,也没能等到开庭。”陈先生说,接到报警后,警方对老人进行了精神鉴定,结果是其患器质性精神障碍,行为能力受限,但是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有受审能力。

“有人说,要不小伙子你自认倒霉算了,开个交通事故责任单,走保险报销一下。”陈先生说,还有人劝他,因为老人年纪大了,又患有器质性精神障碍,追究起来特别麻烦,干脆算了。

同样劝他算了的,还有“担心他人身安全”的家人。

“因为我一个人在外地打拼,他们特别担心我被报复,家里人就说你自认倒霉算了,没必要和一个老人这么较真,你生活上缺钱的话,家里补贴一点给你。”

但是,陈先生有自己的坚持,他不想就这么算了。在他看来,恰恰是人们对这种事情的纵容,让坏人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陈先生最得力的支持者,来自于与老人住同一楼栋的邻居们。因为老太太曾多次故意损坏他人财物最后都不了了之,直接导致这个楼栋的房子很难出租、出售。

“一些类似案件的受害者,也私信我,讲述他们的遭遇,以及坚持不下去的原因,他们会鼓励我、开导我。一些热心人士,包括一些法律人士也给我提供了很多帮助。”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先生更加坚定了依法维权的信心。

在向老人维权期间,因担心人身安全,陈先生向租房中介提出退租,但中介提出克扣租金和押金,只肯退300元,并扬言“有本事去法院告我”。

“我觉得,现在年轻人特别不吃这套,你让我告你,那我就满足你。我向律师咨询过,我要求退租是合理的,我就真的把他告了。”陈先生说,租房中介随后竟约他“半夜台球馆见”,他依然没有搭理,继续走法律程序,直到该公司负责人退了房租、押金和违约金。

另案起诉的坚持

然而,还没等来开庭,陈先生就从社区民警和邻居处获悉了老人去世的消息。

即便得知老人已去世,但陈先生依然表示,会继续坚持维权。这一次,争议来得更加汹涌。

在不少网友看来,既然老人已经去世了,这件事就没法追究了。

一位网友留言:“人都死了,你还想怎么样?”

陈先生直言,有一些评论,也会让他觉得毛骨悚然,有人就诅咒他:“老人去世后,你还这么纠缠她,她半夜会来找你的。”

“之前我的诉求不在于能赔偿多少,主要还是想追究她的刑事责任,想让法律还我一个公道。”陈先生说,如今,他已经无法再追究老人的刑事责任,但他依然想要一个说法,“继续追究老人继承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律师给予的专业意见,也坚定了陈先生继续维权的决心:“律师说,可以起诉继承人,用老人的遗产来进行赔偿。”

“现在,有很多人说,老人(已经)去世了,这事已经不可追究了。但我觉得,犯错之后还是要有个态度,就算老人去世了,你的监护人、继承人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搬家后,陈先生有时为了递交一份材料,需要跨越四五十公里,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成本都非常高,但他依然觉得“是值得的”。

2月6日,陈先生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因推倒他摩托车的老太太去世,他已拿到刑事案件的终止裁定文书,后续民事赔偿部分需要另案起诉其继承人。

“我会坚持走民事诉讼,另行起诉。”陈先生说,“如果说,我以后年纪大了,顾虑重了,有老婆、有孩子,在这边安家了,再遇到这样的事,担心影响到家人,那我可能也会选择‘算了’。但是,我现在还年轻,不能让他们觉得‘我年龄大了,你就拿我没办法’。”

来源 |新闻晨报·周到APP 记者 姚沁艺

图片 | 受访者提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737soft.com/dy/65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