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品牌
  3. 正文

税务总局:80%个体户已不用缴税

马克龙总统和冯德莱恩主席一道访华,

体现了欧方发展对华关系的积极意愿,

符合中欧共同利益。

作者:毛予菲

4月6日下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同法国总统马克龙、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举行中法欧三方会晤。

习近平指出,马克龙总统和冯德莱恩主席一道访华,体现了欧方发展对华关系的积极意愿,符合中欧共同利益。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乌克兰危机延宕难解,疫后世界经济复苏动力不足,国际金融市场动荡不宁,发展中国家面临困难增多。中欧应该坚持对话和合作,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共同发展繁荣,推动人类文明进步,携手应对全球性挑战。

中方愿同欧方一道,把握好中欧关系发展大方向和主基调,全面重启各层级交往,激活各领域互利合作,排除干扰和挑战,为中欧关系发展和世界和平、稳定、繁荣注入新动力。

勤奋的“贵族”

一头金发的冯德莱恩,是欧盟委员会第一位女性主席,也曾是德国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4月5日,她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同一天开启访华行程。这样的外交安排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双边外交的惯例,比较罕见。这也让冯德莱恩此行更加受到关注。

4月5日,中国媒体刊出冯德莱恩的简历,短短几十字,其中一行是:已婚,有7个孩子。“冯”和“7个孩子”都引起网友的兴趣。

先说“冯”。她姓氏中这个“冯”(Von)字,在欧洲曾被贵族用作家族姓氏前的点缀,是“高贵出身”的标志。

冯德莱恩家族的先辈中,出过19世纪德奥地区最富有的企业家之一,还有家族成员获得了国王授予的贵族头衔。

冯德莱恩的父亲从政,曾在欧盟前身欧共体担任要职,还做过14年德国下萨克森州州长;她的丈夫同样出身名门,曾在斯坦福大学任教,后来经营着一家医药科技公司。

·年轻时的冯德莱恩和她父亲。

1958年,冯德莱恩出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她在布鲁塞尔长大,上的是“欧洲学校”,那是诸多欧洲官员尤其是外交官子弟就读的学校,英国前首相约翰逊比她晚几年入校。到13岁时,她才随家人搬回德国。

一开始,冯德莱恩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经济学。3年后她放弃经济学,选择到德国汉诺威医学院学医。

7年苦读,冯德莱恩通过了极为严格的行医执照考试,拿下了两个硕士学位。除了德语,她还会说流利的英语和法语。

虽然顶着“贵族”的光环,但冯德莱恩并没有选择“躺平”。忙学业的同时,她完全没耽误生儿育女,且效率很高。

1987年,冯德莱恩从汉诺威医学院毕业,长子出生。儿子4岁、女儿2岁时,她拿到博士学位,正准备干一番自己的事业时,丈夫被斯坦福大学邀请前去执教。

冯德莱恩与丈夫商量后,决定先顾丈夫的事业,全家搬到美国。丈夫执教4年,她生了3个女儿,其中有一对双胞胎。

回到德国,冯德莱恩已年近40。她一边在汉诺威医学院任教,一边又连生两个孩子。

·冯德莱恩一家。

1999年,生完7个孩子的冯德莱恩用12年时间解决了家庭“下一代”的问题,随后开始了事业“下半场”——41岁的她转向政坛。

在政治舞台,冯德莱恩依然效率很高。这或许也有家传:从政的父亲对她影响深远。她曾说:“我无比崇拜我的父亲,希望能够成为那样的政治家。”

2003年,在下萨克森州,冯德莱恩击败了一位任职长达12年的州议员,顺利进入州内阁,成为当时的反对派领导人、基民盟主席默克尔指派的小组成员之一,负责起草社会福利改革的建议。

2005年,默克尔执政,冯德莱恩当了部长。此后,她一直在默克尔的内阁名单上,2013年更成为德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国防部长。

2019年7月,欧盟委员会主席竞选,冯德莱恩获得提名。12月,她当上欧盟委员会主席,站上了欧洲的“权力之巅”。

管娃、管兵、管欧盟

“冯德莱恩的从政之路十分平坦。”说到冯德莱恩的政治生涯,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学者孔元这样总结。

·冯德莱恩。

其实,平坦之下,自有颠簸。

起初,冯德莱恩当的是家庭、老人、妇女和青年部长,专管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和老人医疗问题。默克尔当总理前,初次成为“部级官员”也是担任此职。

身为7个孩子的母亲,冯德莱恩管这些事很有优势。她一边照顾着7个孩子,一边解着全德国妈妈们的烦恼。

她努力争取在全国范围内增加托儿所的数量,提出在企业设立“育儿津贴”,解决职场妈妈困难。她还主张要发补贴给当父亲的,让他们也休“育儿假”。在她的推动下,德国男士休假带娃的比例达到新高。

很快,德国民众都认识了她,默克尔也很高兴。

“冯德莱恩所在的基民盟是一个比较保守的政党,女性地位一直不高。默克尔选冯德莱恩出任这一职位,希望能通过她来改善基民盟在德国民众尤其是女性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孔元说。

2009年,冯德莱恩当选联邦议员。2013年,冯德莱恩被再次组阁的默克尔任命为国防部长,成为德国首位女防长。

从“管娃”到“管兵”,这一步跨得不小。而且,这是她主动要求的。

默克尔原本想让冯德莱恩当卫生部长,这与她的医学背景对口。但冯德莱恩说,当卫生部长并不需要亲自治病,而且她当过了家庭部长,希望做点“更有挑战的工作”。

·冯德莱恩与默克尔。

不过,“在不熟悉的国防领域,冯德莱恩的成绩单不尽如人意”,孔元说。

在她任期内,德国国防部将价值上亿欧元的军工合同转交给类似麦肯锡这样的外雇顾问公司,这起不合规交易事件引起了国会的调查。

军队里,欺凌新兵、性骚扰、极右翼军官伪装成难民图恐袭等丑闻相继爆发,冯德莱恩没有主动承担责任,引发了舆论争议……

当时,德国“明镜在线”的政府成员满意度调查中,冯德莱恩的打分时常垫底,在-200至200的评分区间中,她始终徘徊在-120分以下。“明镜在线”评论:德国民众对冯德莱恩的不满已成为常态。欧洲议会前议长马丁·舒尔茨甚至称她是“默克尔麾下最差部长。”

但默克尔一直在栽培冯德莱恩。而冯德莱恩也再一次得到了命运的青睐。

2019年7月2日,欧洲理事会决定提名冯德莱恩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在7月16日欧洲议会的投票中,她获得383票支持,327票反对、22票弃权,以微弱优势过关。

·冯德莱恩。

当时的民调数据显示,只有1/3的德国人相信她是领导欧盟委员会的好选择。

经济复苏是头等大事

3年多过去了,梳理冯德莱恩在欧盟委员会主席任上的成绩单,孔元认为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一是她正式提出将欧盟委员会打造成地缘政治委员会,强化欧盟在政治安全外交上的职能。按照同届欧盟外长博雷利的话说,欧盟不仅是一个具备软实力的机构,还应该是一个具备硬实力的组织。

二是她推动欧盟双转型,包括数字转型和气候转型。她推动制定并坚持全新的发展路线,以实现“更绿色、更数字化和更公平的欧盟”。

三是在新冠疫情中,她主导协调了欧洲大规模的抗疫救助。受益于欧盟委员会的疫苗战略,83.4%的欧盟成年人口已经接种了针对该疾病的疫苗。

此外,她还加强了最低工资相关立法,致力于筑牢欧洲社会保障的红线。

孔元认为,“总体看来,作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她雷厉风行,做出了一些成绩”。

事实上,冯德莱恩在欧盟委员会主席任上遭遇的挑战,绝不亚于她任德国防长时期面临的困境。

“她的施政纲领遇到了新冠疫情与俄乌冲突等带来的挑战,”孔元说,“许多欧盟国家通胀高企、民众生活成本飙升,经济复苏成为欧盟会委员的主要议题之一。冯德莱恩此访,释放了寻求中欧经济合作的信号。与此同时,她也代表欧盟在一系列双边与多边问题上寻求与中国的共识。”

“冯德莱恩自上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以来,不排斥与中国的对话与合作。”孔元说。在此访前,冯德莱恩就欧中关系发表“原则性讲话”。她称,欧盟不希望与中国“脱钩”,但需要平衡与中国的关系,降低欧盟对华关系的风险及对中国的依赖。

同一天,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傅聪大使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中方希望积极推动中欧关系,但这必须以相互尊重为前提。没有正确的认知,还在以旧思维看待新时代,这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

孔元说,今年前两个月,中欧贸易额达8510亿元。如此强劲的贸易数据说明,中欧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双方共同利益。

4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意盎然,中欧各领域交往已迅速重启,正全面铺开。近期中欧之间的热络往来充分表明双方虽然存在一些分歧,但更有沟通交流的强烈愿望、广泛深厚的共同利益。

总监制: 吕 鸿

监 制: 张建魁

主 编: 许陈静

编 审: 凌 云

(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加微信“HQRW2H”了解细则。欢迎大家提供新闻线索,可发至邮箱tougao@hqrw.com.cn。)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737soft.com/brand/65656-1.html